产品分类

公司简介

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时装面料、女装面料、针织坯布、双面针织布、单面针织布、罗纹布、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产品主要包括:毛圈(巾)布(二线纬衣,三线纬衣,绒布,天鹅绒等)、复合布、衬垫布、大小循环彩条布、无缝圆筒布(门幅5英寸-40英寸)、提花布、网眼布、汗布、 棉毛布等, 采用丝、毛、麻、棉、晴、涤、植物纤维(天丝,大豆,树脂,莫代尔等)和各种混纺原料,远销韩国、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

成员博客

资源与链接

访问数:1986065

老码王088044三肖中码

唱跳偶像已“失格”硬汉、国风、乐队来逐鹿?


更新时间:2019-10-01  浏览刺次数:


  5月9日,爱奇艺悦享大会上公布了新一年的综艺节目单。《青春有你》新晋出道团UNINE的团综《我想更懂你》赫然在列,ninepercent的粉丝也终于等来了一再难产的团综《限定的记忆》,原本一年前《偶像练习生》完结出道时就该出现的成团礼物,最终却成为了他们的告别曲。

  讽刺的是,在爱奇艺及一众娱乐媒体的官微下,评论区和转发区均被ninepercent的粉丝所占据,无论是话题量还是讨论度,UNINE火热出炉的团综都不如ninepercent炒出的冷饭具备流量。

  这样的热度差不只是在单一平台存在,优酷《以团之名》出道的两只男团正在借助阿里平台资源优势积极营业,动作频频却水花寥寥;《创造营2019》肩负不少行业人的希望却并没有找到男版的杨超越和王菊,始终在圈内扑腾。

  这也直接导致今年各大经纪公司推出的偶像团体纷纷哑火。据悉,今年三档男团综艺超90家经纪公司入局,其中专注做偶像团体的公司就有天浩盛世、iMe娱乐、领誉传媒等20家以上,但却没有出现第二个乐华七子这样的“尖子生”,更别提坤音四子这种黑马了。

  都说偶像团体市场将会在下半年揭开新的篇章。但至少目前看来,第一篇章的盛世并没有得到延续。偶像综艺集体失利,新人团上位艰难。就连当前国内最顶流男团tfboys的成员王源都在《我是唱作人》中试图用音乐人的身份摘掉偶像标签。

  这是否代表偶像产业在中国的热度有时效性,生命周期也十分有限?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走访了6家偶像公司后发现,经纪公司明知偶像行业是一盘风险棋,但对此仍然持乐观态度。

  在业内看来,偶像综艺表面上的下坡路并不代意味着行业的衰落。而是偶像类型的单一化造成的审美疲劳,与节目类型的同质化无法带去新的冲击感。但许多经纪公司和平台都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试图打出差异化风格,开辟新路径。

  硬汉偶像、古风团体、偶像乐队等模式,便纷纷成为了经纪公司试图尝试的新风格。这样的概念,提起来似乎十分新鲜,但真正落实到位,有那么简单吗?

  过去几年,鹿晗、蔡徐坤、tfboys等花样美男及软萌少年偶像席卷市场,吸引大量追星女孩为之疯狂。但当此类偶像高调占领流量金字塔顶端之后,同类型偶像批量生产,局限了受众群体,也让圈层内外的观众产生视觉疲劳。

  同时,一波唱衰、嘲讽的言论也随之涌现。在部分人群看来,此类男性偶像外形柔美,没有中华男儿该有男子气概,不符合主流观众的审美,甚至有误导青少年“长歪”的可能。去年9月,因为《开学第一课》风波,“限娘令”开始暗暗流传开来,长发浓妆等类别的男性艺人的曝光遭到限制。

  本着强烈的求生欲与扩大受众市场的需求,平台与经纪公司也终于意识到是时候重新定义偶像审美了。当《青春有你》还在用传统花美男攻略追星女孩时,《创造营2019》已经有了强烈的出圈欲望,甚至在节目内容设置上便选择了类似“军训”的小马扎、大通铺式画风。也有意增大了阳刚类选手的比例。

  经纪公司iMe娱乐表示,公司目前对男性偶像团体的要求就是更有血有肉,外形上要更阳刚一些。因此他们选择将旗下男团spotlight光速少年成员送到《创造营2019》中,看重的就是节目对男团形象的定位;上海丝芭传媒的投资公司火核传媒也在训练中将D7少年团分为TEAM D和TEAM S两组,TEAM S成员主打青春美少年的风格,TEAM D则更偏向向观众展现硬核成熟舞台魅力。

  在艺人经纪领域打拼了十余年的极创引力老板徐明朝一针见血:“花样美男在中国是不成立的,中国传统文化传递的思想就是男人骨子里就应该是个爷们儿。”而根据近年来的网络舆论来看,这也的确符合中国大部分男性和部分成熟女人的审美认知。

  spotlight光速少年:队长李扬、创作邓佳坤、dancer在铭、李一喆、vocal黄艺锋组成

  提及硬汉男团,台湾在2004年成立的183club可以视为典型。5位成员高大威猛,气质硬朗,与激发女性保护欲的少年偶像正好相反,他们给予女性的则是安全感,这或许也可以成为男团类型的参考方向。但受困于粉丝市场的需求,这一类硬汉男团不具备养成、陪伴的特性,主流粉丝接受度并不高,也有很强的风险性。

  这归根结底还在于国内经纪公司对新人偶像男子气概的定位标准出现了偏差。他们只是把偶像的阳刚之气聚焦在了外形,力求与柔美、软萌的偶像在外表上形成反差。但事实上,在大众的审美认知中,所谓的“man”指代的不仅仅是外表,而是由内而外散发的气场。

  比如从H.O.T,到Bigbang,再到防弹少年团等韩国男团,他们的受众群体基本是男女比例平衡的,而关键影响也不会与“娘”搭边。这些韩团中也有花美男形象的成员,但他们在舞台有着强烈的爆发力,唱跳水准和团体默契都是一流。因此单从实力上来说就符合观众和业内对他们的男性气场要求。

  可见,高颜值和清秀外形并不是造成当前大量中国偶像团体给人“娘”观感的原因,缺乏实力只具备外貌却拥有大量拥趸才是他们的原罪。因而打造硬汉偶像,如果只从外貌类型入手,只会是治标不治本。哪怕通过硬汉外形摘掉娘炮标签,如果没有匹配的作品、实力,依旧会被嘲讽为“绣花枕头”。

  “随着偶像市场的深入发展,粉丝对于偶像的综合实力也会有更高的衡量标注,对于男团来说,颜值担当有1-2个就够了,突出的“业务能力“ 才是成为偶像的重心。”火核传媒经理虞星辰说。

  音乐作品作为偶像团体对外输出形象的最重要渠道,也成为了经纪公司打造差异化的重要环节。

  以ninepercent为首的一众韩系偶像团体,其音乐作品都是与韩国、欧美等团队合作,高价投资音乐作品,力求做到潮流高端,由于选择了相同的进货渠道,又处于模仿阶段尚未形成个人特色,导致风格大同小异。

  比如背靠酷狗音乐平台的SING女团,因一首《寄明月》的走红而精准了国风的定位。sing女团出道4年来,不停在加强乐器、民族舞、甚至是诗词歌赋等相关技能的培训。不久前,sing女团与人民日报新媒体合作推广国潮文化,“根正苗红”的形象不仅让她们得到了主流媒体的认可,也与其他偶像团体形成了明显的差异化。

  但国风理念对曲风、舞台、服化道的创意要求都非常高。负责人高静坦言,在《寄明月》之后,女团也遇到了瓶颈期。团队不断尝试与专门做国风音乐,或曲风新潮的各类音乐制作人探讨,以及将作品与古装影视剧结合,通过抖音等短视频平台进行推广,却很难再诞生如《寄明月》一般的爆款音乐。“我们对于SING的歌曲质量充满信心,但爆款实际上更多是一个运气成分的东西。”

  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采访过程中发现,许多偶像经纪业内人对SING女团的评价都比较高,理由是她们是以为数不多的以作品为出发点的团体。然而国风属于亚文化,受众群体有很强的局限性,这也注定SING女团只能做圈层偶像。国内其他的日系女团ATF、电竞女团MDZZ48等聚焦于小众文化的团体也存在着相同的困境。

  于是更多偶像公司将目标瞄准了其他主流文化。比如,星映环球的男团vogue 5此前就以偶像乐队的形式参加了《青春有你》。曾入局女团领域并参加了《创造101》的经纪公司极创引力也改变了原本唱跳偶像的培育方向,成立了音乐厂牌打造偶像乐队。

  目前,极创引力的偶像乐队成员还在训练考核中,尚未正式推出。徐明朝告诉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乐队成员都是具备创作、演唱、乐器这些基本功的,不用像唱跳偶像一样从头训练,时间成本会缩小许多。

  另外,徐明朝认为随着《我是唱作人》、《这就是原创》以及正在录制中的《一起乐队吧》等原创音乐节目的诞生,偶像乐队将成为市场下一个发展趋势。且这种在欧美、韩国都十分流行的模式在中国是完全缺失的,因此还有很大的开发空间。

  但在中国做偶像乐队也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一是国内没有成功的参考对象,乐队虽然有很多但都不是偶像型。另外对比更注重成员人设的唱跳团体,贴上乐队标签的偶像们反而更需要能够拿得出手的作品。而在中国娱乐市场的环境下,打造同时具有偶像特质和强音乐性的艺人并不轻松。

  因此,做乐队的时间成本虽然不及唱跳偶像,但对能力的要求反而更高,对经纪公司而言,压力其实更大。

  但依然不少公司试图打造这样的通路。除了做类型化区隔外,还有一个共同的原因:偶像乐队会拥有大量的表演舞台。纵观国内音乐市场,诸如房东的猫、南征北战等大小乐队都有着丰富的商演、音乐节等演出资源。若是能够打造出优质的偶像乐队,他们也会拥有更多的展现机会。

  《偶像练习生》结束后,ninepercent的团体舞台屈指可数,去年声势浩大的坤音、觉醒等男团更多的行程也是在于品牌活动,更别提一大波名不见经传的偶像团体。虽然经纪公司都有专心为团体打造音乐作品,但他们同时也能深刻感受到:“作品发行之后,就不知道该去哪了。”

  有着多年韩国艺人演出策划经验的iMe娱乐表示:“韩国偶像一旦成团发布作品后有很多的打歌平台可以去,一则积累舞台经验,二则接触并吸收粉丝,这对新人来说是非常必要的。但国内能够接纳新人的平台非常有限。”

  去年,爱奇艺、腾讯也都为了完善偶像产业相继推出了打歌节目。但在许多业内音乐人看来,这些打歌节目都存在着很强的弊端。比如过于注重与粉丝的互动部分,舞台和音乐性元素减弱,有些“四不像”的感觉。说到底依然是为圈层粉丝准备的节目,无法被主流听众关注到,出圈或者形成韩国一般的偶像文化就更不可能了。

  此外,市场上表面看起来数量居多、受欢迎程度也更强的男团处境反而不如女团。SING女团负责人认为,国内多数男团的定位都比较高端,追求品牌合作和正规的舞台,因此变现渠道并不多。反而国内的女团更加亲民、接地气,可以出现在漫展、游戏、街头等规模小但范围广的小众领域中。总体来说,女团的运营模式会比男团灵活很多。

  但对于目标是出圈的唱跳男团来说,经纪公司势必有责任为他们开拓更多的渠道。团综、直播演唱会、路演等方式都是扩大曝光范围的渠道,但这些形式要么集中在圈层范围内,要么还处于试水阶段,均无法保证最终成效,这也就意味着前期投入的回本需要大量时间。

  天浩盛世的老板周浩表示,他为旗下男团ALIBI的投资仅作品一项就达到上千万,但回本可能需要四五年的时间。徐明朝也认为,一只优秀的偶像团体训练时间至少不低于3年。经济能力有限又没有资本运作的公司很难熬过漫长的等待。

  但在采访中我们也发现,许多经纪公司对于今年偶像行业的状况保持着一颗“平常心”。天浩盛世的周浩便认为:今年偶像即使表面上看起来热度不高,但对偶像市场依然是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偶像综艺的舞台本来就是练习生积累经验、成长的过程,即使很快淘汰也没关系,这只是暂时的成绩,并不能代表未来。”

  火核文化虞星辰也同样表示:“市场喜欢追逐风浪,喜欢有新鲜感的东西,但新鲜感过了之后大家还是需要精华的内容。”比如,几年前的《星动亚洲》、《加油美少女》等电视综艺节目本身并未达到很高的流量,但却沉淀了蔡徐坤、刘也、李子璇等一批在视频平台偶像综艺中有热度的艺人。

  在偶像机制不成熟的中国,团体的运作与打造绝对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见成效的,这需要前期充分的准备和一个时机的到来。尽管在当下,部分经纪公司和平台陷入死胡同,拘束于追星群体所喜欢的模式,没有做到向圈外输入文化,导致受众群体局限性明显。但值得肯定的是,已经有越来越多偶像团队具备打磨作品或出圈意识,虽然目前成效并不明显,但整个行业正在变得越来越专业,广大观众也被培育的逐渐成熟。

  从2005年的超女到2018年的《偶像练习生》,13年的时间实现了中国偶像行业的迭代和进化。但去年行业的爆发也让整个国内偶像产业陷入了高烧,今年的境况更像是一支降温药剂,挺过了这一波寒潮,追求差异化的各类经纪公司也许会推动整个市场走入新的纪元。

香港挂牌| 彩霸王| 静心阁四肖中特| 搜码网| 创富图库| 抓码王| 399399好运来高手| 三八婆跑狗图| 诸葛亮心水论坛| 解跑狗图| 金彩网马会| 全年天机诗| 护民图库| 118图库| 大富翁论坛|